新聞動態

新聞動態

金融安全、行穩致遠

金融安全、行穩致遠

香港是全球第三的國際金融中心,我們一直努力提升香港在金融服務方面的競爭力,要做大做強、不斷領先。但是,在發展的同時,也必須妥善管控潛在的風險,以應對突然出現的挑戰,這樣才能高速發展而又行穩致遠,有利於社會。

上星期,我在一個研討會上介紹香港金融安全的工作,想借此機會和大家分享。

影響金融穩定的因素
要做好香港的金融安全工作,面對多項挑戰。
第一,本港金融體系規模遠比經濟規模龐大,例如港股市值超過34萬億港元,相當於本港生產總值GDP的11.6倍;銀行資產總值近24萬億港元,相當於GDP的8.9倍,情況在全球實屬少有。此外,國際資金在香港參與的程度很高,例如本港資產管理業管理的資產規模24萬億元,其中有三分之二的資金是來自境外;國際知名的銀行、保險公司、投資銀行、各式各樣的基金以至專業服務公司都在香港有業務,而且非常活躍。

第二,國際金融市場瞬間萬變,相互牽連,資產價格亦受到隨時流動的國際熱錢所影響。加上香港是全開放、效率極高的經濟體,資金自由進出,經驗告訴我們,每當外圍環境出現情況,投資者需要從亞洲調回資金時,香港市場往往提供到最便捷的流動性。這些都使本港的經濟與金融市場極受外圍影響。因此,我們必須時刻監察外圍環境,前瞻未來。

第三,本地不同資產市場的產品、性質雖各有不同,但一個市場的大幅波動會影響到另一個市場,有機會對金融穩定造成衝擊。例如,股市波動會影響到樓市,而樓市大幅調整也會牽連到銀行體系。

第四,「信心」是整個金融市場運作的基礎、金融穩定的關鍵。這包括香港市民、本地以至國際投資者對我們金融體系的信心。

以上因素可以獨立存在,但也可以同時出現,它們疊加起來,會令形勢變得更為複雜困難。

金融市場的監管
現實是我們不可能完全消除所有的風險,而是需要學習跟這些風險「長期共存」,並把它管控好。當中的關鍵是建立一套穩健有效的監管制度和措施,並以前瞻角度監察本港和國際最新政經形勢,及早識別潛在風險的環節,按市場情況調整應對。與此同時,還要不斷強化自身金融體系的抗震力,建立市場和各持份者對金融體系的信心,並加上充足的實力作為後盾,來為這「信心」護航。

就著銀行體系、證券市場以及保險市場,我們現時分別由金融管理局、證監會,及保險業監管局進行相應的監管。

讓我以證券及期貨市場為例子做些具體的說明。我們的監管目的是維護本地證券和期貨市場的透明度和秩序,減低系統性風險。這方面,最重要的工作是確保結算所的穩健和在極端情況下仍能正常運作。因此,每個結算所都設有一個全面並符合國際監管標準和最佳做法的風險管理框架,包括以下五個組成部分:(1)對結算所有嚴謹的要求,包括財務方面的要求;(2)押金比例會按市場情況隨時調整;(3)有效的處置機制,以確保即使出現流動性困難,結算所仍可繼續運作;(4)與金管局備有「最後貸款人」的緊急安排,提供流動性給結算所以避免出現系統性風險;和(5)賦予證監會一系列廣泛的法定權力,以減慢市場泡沫的形成、保障客戶的資產、對券商進行風險管理,和在極端情況下維持市場的秩序。

此外,由於不少市民的資金都交由基金公司管理,因此證監會亦須監督其認可基金的資金流動情況,包括不尋常或意外的事件,例如投資者大規模贖回基金、暫停交易及流動性問題。證監會因應本地和國際市場的波動情況,確保基金按公平有序、以投資者的最佳利益為依歸的方式進行管理。

科技應用的挑戰和網絡安全
不管銀行業、證券業,還是保險業,都同樣面對着創新科技帶來的挑戰。隨着科技的發展,網絡安全在香港以及全球的金融業越趨重要。銀行業方面,業界正分階段執行金管局在二○一六年推出的「網絡防衞計劃」的相關措施,銀行的整體防衞能力令人滿意。證券業方面,證監會不時檢視持牌法團在網絡保安方面的合規情況和抵禦能力,並提醒業界注意當中的漏洞,改善其監控措施以抵禦網絡攻擊。保險業方面,為了加強保險業在網絡安全方面的抵禦能力,保監局正草擬業界指引,將於今年年底推出。

監管聯動 堵塞漏洞
隨著科技創新及交易模式的不斷轉變,跨界別的金融活動與日俱增,為免被人「鑽空子」或進行「監管套戥」,我們已建立「聯動式」的機制以對市場進行更全面監察。首先,由我作為財政司司長親自主持的「金融監管機構議會」(Council of Financial Regulators),成員包括金管局、證監會、保監局、積金局,及財經事務及庫務局的代表,目標是加強各監管機構之間的合作和協調,就金融體系的規管和監督 (特別是可能具跨界別影響的事情)作出統籌,減少機構間的工作重疊及避免出現「監管真空帶」。另外,由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主持的「金融市場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Committee),同樣集合幾個金融監管機構的代表,密切監察本港金融體系運作情況,並定期向我匯報。

總結
總的來說,特區政府要做好金融市場的「促進者」和「監管者」兩個角色,在兩者工作之間取得平衡。不至管得太嚴,令市場將失去活力;又不能管得太鬆,否則將埋下危機的伏線,發展便沒有持續力。我們一方面要讓市場有積極發展的空間,同時亦須設置與市場變化相應的監管框架,管控好系統性風險,並適當保障投資者的權益。

近年香港與內地金融市場互聯互通日趨緊密,為香港的金融服務業和整體經濟帶來龐大的機遇。這也是國家持續改革開放、人民幣邁向國際化的需要,香港是這過程中的「防火牆」和「試驗田」,擔當獨特而重要的角色。確保香港金融安全不單對香港的經濟和社會非常重要,同時也是守住國家金融安全的一道重要防線。

2019年4月21日

從西雅圖到三藩市

從西雅圖到三藩市

上周我到美國西雅圖及三藩市訪問數天,除了和政府官員及商界領袖會面外,更多的是走訪了不同類型的龍頭科技企業,與管理人員和科研團隊交流,以了解科技應用的最新發展及他們對未來方向的看法;也與一些突出的初創公司、跟創科生態圈關係緊密的公司,包括不同類型的基金和相關的專業服務界代表見面交流,又去了兩家提供創科培訓的機構座談,務求更深入了解整個創新科技發展『生態圈』的特質與其中的相互關係,希望在制定政策推動香港創新科技發展生態圈時,能夠更準確的掌握相關關鍵。

此行我們參觀了不少雲端運算、人工智能、機器深度學習及大數據等方面的研究及應用情況,深刻體會到一個共通點:隨著雲端電腦運算系統的不斷擴容、提速,應用大數據及人工智能的解決方案,已愈來愈用家友善,讓企業可更容易借助科技來改善業務流程、提升效率以至革新商業模式,從而推動業務發展。其中,透過人工智能及深度學習,為不同行業提供各種新的解決方案,也許將是未來三至五年的主流發展方向之一。

雲端計算提供了更具成本效益、更彈性的運算力,能將海量的數據進行實時的智能分析及相互比較,例如讓電腦識別大量照片或影片中的圖像,以進行統計、分析及比較,甚至找出其隱藏的關連性。它所能提供到的分析結果,有時甚至比擁有相關知識和經驗的專業人士所作的判斷還要準確,這是之前未有此等高速計算能力時,所無法達成的。現時有不少企業都在研究,如何透過機器深度學習的技術,協助醫學方面的病理研究或臨床診斷、安全操作無人駕駛的汽車,和更便捷的城市及道路管理等。

可以預期,無論是戶外一些機械化的工序,又或辦公室內格式化的流程,將更容易透過讓電腦學習人的操作程序來處理。這不但提升效率、降低運作成本,更有助企業優化客戶體驗,並騰出資源開拓新服務。不過,我們也必須思考如何相應地做好人力資源培訓、再培訓及技術提升,務求更廣泛地讓企業及打工仔受惠於科技創新帶來的新機會。

創新科技與科研發展,核心是培育及匯聚人才,和打造熱烈的創科氛圍及蓬勃的生態圈。其中創科公司在不同階段都需要資金的支持,因此,我們也須著力促進金融服務跟創科產業的銜接。例如,天使基金透過資金及專業意見,可扶助初創企業成長,達到一定程度,便可吸引私募或創投基金加入投資,到合適的階段再上市。現時很多這些基金都是離岸營運,我們已修例利便他們來港,並會研究繼續透過合適的稅務和其他措施,爭取他們落戶香港。

我在此行的另一個體會是,矽谷方面的投資人或科技企業,也留意到香港近年在這方面的積極投入和大灣區發展的潛力。的確,本地的創科生態系統正逐漸形成。截至去年12月底,香港共有2600間初創公司,,並孕育了8家估值屬「獨角獸」規模的公司。

我相信,隨著多項措施的推展,包括我們在科學園斥資一百億元建立兩個創科平台,即專注醫療科技的「Health@InnoHK」,以及專注人工智能及機械人科技的「AIR@InnoHK」,多所國際和內地頂尖的大學或科研機構正和香港的合作方商討使用此平台,相信今年內會得以落實。這些措施都會有助香港在創科方面的應用研究,並匯聚人才,吸引更多的科研機構和科技企業到來。

可以說,要成功打造香港的創科生態圈,堅實的基礎科研、貼近市場的應用研究、科技企業、創業家、資金、人才及有利的社會和制度環境,任何一環都是不可或缺,這些都將是我們未來繼續努力的方向。

2019年4月14日

城市林務發展基金

城市林務發展基金

大家可曾種過小盆栽?無論是小草或小花盆栽,也需要悉心照顧,才能茁壯成長。小盆栽尚且如此,我們在市區種植的各種樹木,就更需要好好護養及照顧才能健康成長,改善環境並美化我們的城市。

不過,樹木的護養和管理屬專門的學問,我們需要有相關的人才,和提升市民大眾在這方面的興趣和知識,才能達到以上目標。

政府在2017年完成了一項人力資源研究,結果顯示香港的樹藝、園藝及園境行業人手非常短缺,特別缺乏的包括合資格的樹藝師和樹木技工。此外,從業員的作業水平參差,亦令人關注。我在今年的財政預算案,建議撥出二億元成立「城市林務發展基金」,目的是吸引更多青年人投身樹藝及園藝業,為他們提供培訓和建立專業化的制度,以全面提升從業員的專業水平,確保樹木管理質素。與此同時,還會加強公眾教育和推廣,以完善樹木護養和保障公眾安全。

將成立的城市林務發展基金,將在四個範疇推出新措施:

(一)透過課程資助或獎學金等,鼓勵有志投身這行業的人士或從業員報讀相關課程。

(二)推展樹藝及園藝業學徒計劃,為剛入行的生力軍提供津貼及在職培訓。除了幫助新僱員累積實戰經驗和考取專業資歷,增加晉升機會外,也有助僱主有系統地吸納及挽留人才,有利相關專業技能的承傳和提升。

(三)舉辦國際城市林務研討會,提供平台讓世界各地的專家、學者及從業員交流和分享相關的技術和經驗,互相借鑒,提升本港從業員的專業知識和作業水平,並推動樹藝及園藝業邁向更專業化發展。

(四)推動更多社區參與的活動,加強官、商、民、學跨界別協作,讓大家參與其中,增加市民對樹木栽種和護養的知識,並更懂得欣賞我們的環境。

我不敢期望透過成立這個基金來解決所有關於樹木和環境綠化的問題,但這將是一個新起步點,透過政府積極推動和跨界別的合作,冀為行業培養人才、提升行業的專業水平,並推動行業健康和持續發展。一方面為日後引入樹木管理人員註冊制度鋪路,同時建設更宜居的環境。

發展局將廣泛諮詢持份者,以制定具體方案,並會物色合適的合作伙伴,例如專上院校和建造業議會等,推行各項新措施。

2019年4月7日

银行业新里程

银行业新里程

有见于创新科技发展一日千里,过去两份的财政预算案,我都提出要加快推动本港金融科技的发展。我很高兴金管局上星期批出三个虚拟银行牌照,标志着香港银行业踏入更多元化、更方便、更先进的新里程。

政府任何政策的目標,都離不開惠民便民,引入虛擬銀行將有助達到「普惠金融」的目標和提升用戶體驗。

香港的銀行業一直都相當蓬勃,近年許多銀行亦加強了各種各樣的網上和手機平台服務。然而,在一些方面,本港銀行業務仍存在「最後一哩路」的樽頸。例如,受制於本身營運成本考慮,現時銀行較少在一些較偏遠地區設立分行,以致當區居民使用銀行服務並不方便。此外,基於同樣考慮,許多銀行仍設立最低存款額要求,或對低額存款帳戶徵收手續費,這對於許多市民,特別是基層市民而言,並不理想。

由於虛擬銀行的營運模式和成本結構有別於傳統銀行,計算回報時的考量也不盡相同。例如,它們不須開設實體分行,將可把節省下來的租金和「燈油火蠟」回饋客戶,因而有更大空間吸納不同的客戶群。事實上,根據金管局的要求,虛擬銀行也不能設立最低戶口結餘要求或徵收低戶口結餘收費。這意味著日後市民不論收入高低、財富多寡、居住遠近,都可以獲得基本的銀行服務,小額存戶也可有更多選擇。

此外,受惠於生物認證、人工智能、大數據及機器學習等科技的突破,令過去一些「不可能」的銀行程序已變成「有可能」。以開戶為例,客戶現在已經可以透過手機應用程式進行「遙距開戶」,經手機掃瞄身份證和自拍,並填寫個人資料,完成基本的認證手續,毋須再到分行辦理。

我們從其他地區的經驗得知,除了普惠和方便外,引入虛擬銀行還有助提升用戶體驗。因為虛擬銀行提供的不光是銀行服務,而是結合銀行服務的生活體驗。大家從獲得虛擬銀行牌照機構的新聞公布中,可留意到他們打算結合用戶日常生活的需要,包括購物娛樂,聯結線上、線下服務等。我們期望虛擬銀行在投入營運後,可以為市民帶來百花齊放的服務體驗。

然而,我必須強調,在追求為市民帶來更便捷的服務的同時,對於虛擬銀行的監管和對市民存款的保障,我們不能有所鬆懈。虛擬銀行牌照持有人必須完成一系列準備工作,符合監管期望才能開始營運,金管局也會密切跟進虛擬銀行開業的前期工作,包括測試科技平台和系統、落實風險管理、管控措施細節,以及設立遙距開戶程序及反洗錢及反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管控措施等。根據已經獲發牌照虛擬銀行的業務計劃,它們的服務預期可以在6至9個月內正式推出。而金管局亦將會繼續審批餘下五家虛擬銀行牌照的申請。

過去一年多,香港在金融科技方面發展迅速,由「轉數快」快速支付系統、利用區塊鏈技術推動「貿易聯動」、到虛擬保險牌照的批出,以至證監會就虛擬資產投資探討加強監管措施等,大家都可見到我們對推動金融科技的決心。未來我們會繼續努力,利用創新科技不斷提升本港金融服務業的水平和競爭力,推動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不斷領前。

2019年3月31日

伙伴.自強

伙伴.自強

談到社會企業,也許很容易聯想到那些較多聘請長者或殘疾人士為僱員的餐廳,又或銷售二手用品的互助店舖。它們雖然經營「生意」,但提供較友善的工作環境,讓一些能力即使存在某些限制的朋友,仍然可以發揮所能,實踐自我。他們的努力、友善與真誠,讓人觸動,並往往成為我們學習的對象,也讓我們學習彼此欣賞。

不過,社會企業在實現其成立目標的同時,更要多費心思以確保業務營運效率與市場推廣的成效,務求達到收支平衡及可持續發展。為推動社會企業的發展,特區政府在2006年開始推出「伙伴倡自強」計劃,目的是透過匯聚社區的力量與智慧,支持社企在實踐社會使命的同時,兼備商業營運的能力。

十多年過去,本港的社企數量已由當時的約170家增加到現時的超過650家。而「伙伴倡自強」計劃合共資助了約220間社企,其中八成的社企在資助期滿後仍繼續營運。這些社企已直接僱用超過5,000人,八成來自弱勢社羣,包括殘疾人士、有就業困難的婦女、長者和青年人等。

我認為,這個計劃的意義不僅在於為弱勢群體提供更多就業機會,更重要是同時為特定群體帶來積極的轉變,使他們能在工作或興趣中發揮所長,以自己的能力,回饋社會,一起貢獻香港的發展。

其中一個例子是樂群社會服務處旗下社企「千色裁藝」。這家社企主要聘請經驗豐富的製衣女工。過去因香港製衣業北移,這些女工難以靠這技能為生,但在這家社企的創意安排下,她們重投職場,為年輕設計師提供少量製衣做辦及生產服務,並舉辦實用製衣課程,把她們多年實戰經驗及技術,傳授予年青設計師。

又例如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的「外出易」社企服務,不單為長者提供陪診服務,還照顧他們的社交需要,可按要求安排員工陪伴他們到酒樓飲茶、與親友相會、外出購物、出席婚禮或喪禮等,幫助不良於行的長者維持活躍的社交生活,對他們的身心健康有莫大裨益。香港社會日漸高齡化,這項貼心的服務正好能填補市場服務的不足,回應社會需要。

「伙伴倡自強」計劃推行以來,為社會帶來長遠及可持續的正面效益,也讓社會服務可以不同的經營模式,更多元化發展。因此,我在今年的財政預算案中,向「伙伴倡自強」社區協作計劃增撥一億五千萬元,以支持計劃持續營運,希望繼續推動香港社企的發展,讓更多不同社群可以找到發揮的空間。

2019年3月24日

第 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