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動態 | 匯程商業顧問有限公司
新聞動態

新聞動態

交流會促進港企央企合作

交流會促進港企央企合作

把握灣區機遇 推動經濟發展

把握灣區機遇 推動經濟發展

Ann(中國銀行(香港)有限公司副總裁龔楊恩慈)、文禧(新城廣播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宋文禧)、各位今日的演講嘉賓、各位朋友﹕

 

大家好!我非常高興參加今天的環球財富管理博覽。十分感謝大會今天以「聚焦大灣區發展與投資機遇」為主題,邀請各界專家一同探討在這個國家發展大策略中,香港可以扮演的角色、我們的定位和機遇。

 

昨天,特區政府剛公布了本港第二季的經濟數據,按年實質增長3.5%。數字上,比上一季的4.6%減慢了,這主要是因為今年第一季經濟的情況有些特別,包括由去年至今年初,股市大幅上升而帶來的財富效應,以及今年復活節提早到臨,令私人消費開支在第一季強勁增長8.8%。雖然在第二季私人消費開支增長稍為減慢了,但仍高達6.1%。此外,環球經濟在第二季雖然保持了不俗的增長,但個別主要經濟體,例如歐元區的增長已稍見放緩,也令我們的出口增長略為減慢。

 

雖然第二季增長稍為放慢,但3.5%仍算強勁增長,香港的經濟基調目前仍然良好,失業率持續保持在低位,就業人數繼續增加,市民收入普遍有實質增長。服務輸出按年實質顯著擴張6.1%,所有主要組成項目均保持增長動力,當中到港旅客更繼續錄得雙位數增幅。由於今年上半年的增長強勁,預計2018年全年經濟增長3%至4%的預測能夠實現。

 

展望下半年,本港經濟面對很多不明朗因素。如剛才Ann所說,有兩點我們認為要特別注意。

 

首先,是中美貿易磨擦正在升溫。美國自6月起先後公布多項貿易保護措施和針對中國貨品的額外關稅,國家亦不得不先後推出反制措施回應。貿易爭端除了會影響環球貿易量,亦會影響企業的投資意欲和金融市場氣氛,遏抑經濟動力,甚至引致全球供應鏈變化。這些外溢效應或會傳播至更廣泛的經濟層面,資產市場可能會受壓,本港經濟在明年所受到的直接和間接影響,或會來得更快、更廣泛。如果貿易磨擦持續升溫,甚至延續至中長期,亦可能會透過信貸和流動性風險的渠道,影響香港的銀行業。

 

第二項不明朗因素,是美國貨幣政策以及加息步伐和幅度。美國聯儲局自2015年年底至今已七次加息,預計今年下半年很大機會將再加息兩次,在聯繫匯率制度下,本港利率遲早需要跟隨上調。而貿易磨擦將影響美國的經濟增長前景和通脹走勢,從而影響美國的加息步伐和資金流向的不確定性增加。

 

事實上,自從美國今年3月加息之後,香港銀行同業拆息息率已上升不少。對於正在供樓的市民,不少都可能開始感受到加息的影響。近日,本港多家銀行已相繼宣布即將上調新造樓宇按揭的利率,置業人士的供樓負擔將會加重。

 

展望下半年,香港最優惠利率有很大機會上調,市民應該要做好準備,過去一段長時間不尋常的超低息環境,可能快要結束。加上中美貿易磨擦的陰霾,市民在投資和置業的時候應該審慎管理風險。

 

面對種種不明朗因素,我們會繼續致力維持香港金融系統穩定,和金融市場有秩序運作,絕對不會鬆懈。事實上,經過多次的金融危機,香港已大大加強了監管,提升了銀行體系抵禦衝擊的能力。

 

目前,香港銀行體系的流動性覆蓋率達150%。而平均資本充足率逾19%,位居世界前列,亦遠高於國際最低要求的8%。金管局亦一直定期對銀行進行現場及專題審查以及壓力測試,確保香港銀行體系有足夠資本和流動資產以承受衝擊。故此,大家無須過分憂慮。

 

無論如何,環球政治經濟環境越來越複雜多變,這是無法迴避的事實,因此我們要更努力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推動香港經濟多元發展;以及開拓新市場。粵港澳大灣區正正是一個不可多得的重要機遇。

 

我認為,香港在創新科技、金融服務和專業服務這三個範疇擁有相對優勢,可以和大灣區其他城市一起大展拳腳。

 

首先,在創科方面。最近,我就親身走訪了大灣區內的廣州、佛山、江門、深圳和東莞,考察了各地在創新科技方面的發展和應用情況。大灣區在創新科技方面,可以說,處於相當領先的水平,其中深圳匯聚了多家數一數二的大型互聯網和金融科技企業,區內多個城市也擁有先進的製造業,在多個方面,例如手機製造,是全球最主要的生產基地。

 

至於香港則擁有多間世界級的大學,基礎科研水平備受國際所肯定。港大、中大、科大、理大和城大等數間大學,均先後和內地機構在大灣區設立科研設施或建立科研聯繫,突顯出香港在基礎科研力量上的優勢。加上我們完善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資訊自由流通的環境、國際化的人文優勢,也是香港的特質。

 

香港可以利用好這種「前研後製」的優勢,和大灣區其他城市分工合作,共同推進創新產業發展,讓大灣區發展成為國際級的創新科技中心。

 

此外,我們亦要不斷提升香港的金融服務業,使金融服務業能緊貼時代發展,更好的服務實體經濟的需要。

 

一直以來,香港自由開放的市場、跟國際接軌的標準和廣泛的聯繫,以至成熟、具深度的金融市場,是內地許多其他城市難以短期內複製的優勢,因此香港一直都是內地企業國際融資和走出海外市場的首選平台。而隨着國家深化改革、全面推進雙向開放,內地企業更需要深化跟國際的聯繫,香港可以為大灣區內的創新科技及其他企業,提供更全面的專業服務和金融服務,助力內地企業「走出去」的進程。

 

最近,我們因應着環球新經濟的趨勢,優化了上市制度,容許「同股不同權」的新經濟公司和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申請在交易所主板上市,提升香港融資平台的競爭力,更好的服務實體經濟的需要。

 

大灣區人口近6,900萬,經濟總值大約是15,000億美元,與全球第11大經濟體南韓的規模相若,是我國最富裕的地區之一。因此,區內居民對投資理財和資產管理服務的需求非常龐大,為香港的相關行業帶來了巨大的商機。近年,我們已推出了不少措施,包括消除一些法律上的限制,以及提供更吸引的稅務環境,讓香港的基金管理平台更多元化和更具競爭力。

 

各位朋友,香港擁有許多優勢,能夠在大灣區發展中扮演獨特而重要的角色。我深信,香港一國兩制的獨特優勢和各種特質,正正是大灣區發展所需要的,也是許多內地企業及國際社會所重視和欣賞香港的原因。因此,這些優勢和特質不會因為兩地經濟融合而消失。只要我們認清形勢,把握好機遇,便一定能乘勢而上,為香港開拓更廣闊、更美好的未來。

 

最後,我祝願今天的活動圓滿成功!在座各位朋友身體健康、生活愉快!多謝大家!

 

(以上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8月11日出席環球財富管理博覽2018致辭全文)

穩中求進

穩中求進

日前剛公布本港今年第二季經濟按年增長3.5%,增速比前季放緩了超過1個百分點,表面來看放緩速度較明顯,這會成為趨勢嗎? 當中有什麼值得我們特別關注?

回看今年首季,股市在去年至今年初大幅上升帶來的財富效應,加上復活節提早到臨,令私人消費開支在第一季強勁增長8.8%,造就了首季度經濟增長達4.6%,是近七年來最強的季度。

雖然第二季整體經濟增速略為放慢,但仍是連續第七個季度高於過去十年平均每年2.7%的趨勢增長率。私人消費開支仍保持動力,按年增長仍超過6%。環球經濟亦保持了不俗增長,支持本港的貨物出口增速僅略為放緩至4.6%。

可以說,目前本港經濟基調仍然良好,失業率持續低企,就業人數繼續增加,市民收入普遍有實質增長。值得留意的是,服務輸出按年實質顯著擴張6.1%,所有主要組成項目,均保持增長動力,當中訪港旅遊業更繼續錄得雙位數增幅。

考慮到上半年經濟增速有4%,即使下半年動力放慢,相信全年增速仍會符合我在今年預算案估計的3至4%。因此,我決定在這一輪的經濟預測覆檢,維持對今年的增長預測不變。

其實,自金融海嘯後,本港經濟已連續35個季度呈按年增長,期間最高的按年增幅達7.9%,動力最弱的季度增速僅為0.8%,這正好顯示季度經濟增長率存在變化,香港作為外向型經濟體,增速很大程度受外圍因素影響。展望今年下半年,須留意兩項主要不明朗因素,包括國際貿易磨擦及美國貨幣政策和資金流變化。

美國自六月起先後公布多項貿易保護措施和針對中國貨品的額外關稅,國家亦不得不先後推出反制措施回應。貿易爭端既影響環球貿易量及供應鏈管理,亦遏抑企業投資意欲和金融市場氣氛。這些外溢效應或會傳播至更廣泛的經濟層面及令資產價格受壓,未來本港經濟受到的直接和間接影響,或會來得更快、更廣泛。如果國際貿易磨擦持續升溫和延續至中長期,亦可能會透過信貸和流動性風險的渠道,影響香港的銀行業。

第二項不明朗因素,是美國加息步伐和幅度以及如何影響資金流向。美國聯儲局自2015年年底至今已七次加息,預計今年下半年很大機會將再加息兩次,在聯繫匯率制度下,本港息口遲早需要跟隨上調。而貿易磨擦將影響美國的經濟增長前景和通脹走勢,從而令美國的加息步伐和資金流向的不確定性增加。

事實上,自美國今年三月加息之後,本港銀行同業拆息息率已上升不少,加上近日相繼有本港銀行上調新造樓宇按揭息率,置業人士的供樓負擔將會加重。展望下半年,本港最優惠利率有很大機會上調,過去一段長時間的超低息環境可能快要結束。

面對外圍的不確定性及風險,下半年本港經濟增長動力難免會放緩,但經濟變化有其規律,最重要是在高低起伏間,保持良好的經濟「底子」,並有效管控潛在風險,特別是在經濟動力放慢及資產價格下調時,可能對金融體系及本港的家庭造成的影響。

的確,本港家庭負債總額近年持續增加,根據金管局的數字,截至今年首季,本港家庭總負債已相等於本地生產總值的約七成,但值得留意的是,本港家庭儲蓄率同樣趨升,比率在去年升至近27%,遠高於經合組織(OECD)國家的平均水平。而家庭擁有的淨資產增速亦快過負債增速,相關比率優於亞洲其他地區及一些先進經濟體。

本港家庭資產中,約一半與物業有關,一旦樓市調整難免會受影響,但即使以最狹義的現金存款來作指標,家庭淨資產是其負債的三倍,比率高於多個主要外圍經濟體。住宅按揭供款佔家庭入息比率亦是自2008年環球金融海嘯以來的新低。

此外,信用卡貸款的風險也維持在低水平,每月未償還而滾存至下個月的轉期金額佔總應收帳款比例,由2000年代初的超過50%下降至現時的20%。而其他私人貸款方面,雖然增速較高,但超過70%都是有充足抵押的,當中大部份是私人銀行服務投資理財貸款。至於地產商提供的額外按揭貸款,在2017年雖然增速加快,但總體只相當於銀行按揭貸款的2.6%。

可以說,總體而言,本港家庭的借貸情況並未構成金融安全隱患。

誠然,整體數字只能反映宏觀情況,面對經濟動力放緩、息率趨升及資金流向可能轉變,個別家庭的財務狀況或面對較大的潛在壓力,但最重要是做好準備,審慎管理風險,包括預留充裕的流動資金作周轉,以應對可能出現的波動。

至於本港的銀行體系,流動性覆蓋率達百分之一百五十。而平均資本充足率逾百分之十九,位居世界前列,亦遠高於國際最低要求的百分之八。金管局亦一直定期對銀行進行現場及專題審查以及壓力測試。可以說,香港銀行體系有足夠資本和流動資產以承受可能出現的衝擊。

2018年8月12日

張建宗劉江華深圳晤香港實習生

張建宗劉江華深圳晤香港實習生

第 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