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善用現有房屋滿足需求 | 匯程商業顧問有限公司
特首:善用現有房屋滿足需求

特首:善用現有房屋滿足需求

各位朋友:

 

早晨。今日非常高興能夠以行政長官身分出席年度的扶貧委員會高峰會。雖然是一個年度的扶貧委員高峰會,但我知道2017年並没有舉行,所以自從2012年我們重設扶貧委員會,這是第四次的年度高峰會。我很高興我沒有一次缺場,開首的三次我以政務司司長身分出席,今日是以行政長官身分出席。所以對於我來說,這個高峰會的聚會是非常熟識,在座我想有八成以上的朋友我都認識。

  

究竟扶貧委員會的工作在這一屆政府與上一屆政府有沒有甚麼分別?簡單來說—沒有。唯獨上一屆政府的扶貧委員會主席成為今屆政府的行政長官,更能夠親身領導特區政府的扶貧工作。第二樣沒有變的是,如果大家「心水清」,特區政府做很多重大事情都有一些「三人組」—我曾經領導「政改三人組」,今日在立法會正掙扎中的有一個「高鐵三人組」。其實扶貧也有一個三人組,包括在上屆政府我作為政務司司長亦是扶貧委員會主席,當時的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和當時的關愛基金專責小組主席羅致光博士。這三個人仍然在這屆政府裏的扶貧工作積極參與,但三個人的身分都變了,今日大家亦會聽到我們三個人再向大家介紹特區政府的扶貧工作。還有一件事,我留意到都有少許改變,就是背景顏色變了,由上屆政府的橙色變為這屆政府行政長官的選舉顏色—天藍色。天藍色代表希望,代表那份很穩重的熱情,希望大家都感受到這一屆政府扶貧工作的特色。

  

我想藉這機會向大家說說,過去數年我以政務司司長身分擔任扶貧委員會主席,我們做了一些甚麼工作。我形容這些工作都是創新的。為甚麼要在這個時候向大家分享扶貧工作的創新?因為這一屆政府,創新是我們的主導原則。在我首份施政報告裏,「創新」這兩個字出現了數十次,無論在政策、科技、我們各方面的工作,都要力求創新,才能夠應對目前的挑戰和做到更加「以人為本」。

  

上屆扶貧委員會相對我認為是創新的工作有以下數點—第一,當然是首次制定官方貧窮線,而且每年我們都在這樣的場合發布香港的貧窮情況。換句話說,我們不迴避。很老實說,今日我作為行政長官我有這身分向大家說,在上屆政府一力倡議制定官方貧窮線是我本人。我亦承受了一定的壓力,在政府內部怎麼會弄一個官方貧窮線,自己量度自己做得不好的工作?但我的原意是希望整個社會都以一個很理性、很實證為本的方法來看看香港的貧窮情況。我們強調這個貧窮線並不是扶貧線,扶貧政策的制定未必完全依據貧窮線,而貧窮線的高、低或貧富的差距,亦不應該成為唯一的指標,因為有很多因素令到每一個社會出現貧富差距的狀況。令人欣慰的是很多學者透過我們貧窮線的制定,與我們合作去做進一步的分析,包括對於少數族裔人士的貧窮情況、傷殘人士貧窮情況,以至青年向上流動這個薪金流動性的研究,都是在扶貧委員會過去數年的倡導下進行。

  

另一個創新的工作是推出了「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或即將會改名成為「在職家庭津貼」。多年來大家都詬病政府的支援往往要人家很慘,完全沒有工作,沒甚麼資產,才去幫助他們,未有足夠認同一些很努力工作但低收入的人士。貧窮線的分析讓我們了解到,其實香港很多處於貧窮狀況的家庭,他們有一個特質,他們主要的成年人都願意工作,但由於他們是低教育水平和低技術,他們能夠賺到的錢可能不足夠應付他們家庭特質的需要,而他們家庭特質一般是人口比較多,小朋友亦比較多。所以我們有一個突破,便是推出「在職家庭津貼」,以表達我們對於自力更生、努力工作人士的認同和尊重。

  

第三,便是處理一個老大難的問題—退休保障。我知道有些朋友對於我們就退休保障的方向不敢認同,因為他們長期都是要爭取全民或不論貧富的退休保障。但是我們堅持有一定的原則,希望能夠做到一個多支柱的退休保障。在退休保障中最棘手的一環是強積金「對沖」的議題,在上屆政府以至今屆政府,我們都展示最大的政治決心來解決強積金「對沖」問題。在最近發表的財政預算案,將政府投入的資源增加了最少一倍至150億元,以處理因取消「對沖」而為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帶來的壓力。

  

另一個就是運用關愛基金來發揮補漏拾遺的功能。今日大家收到文件中有一本小冊子,是每一次扶貧委員會高峰會都會發布,讓大家掌握最新的關愛基金的例子。令人欣慰的是我們真的做到關愛基金原本的宗旨,將一些試驗性、先導性計劃,如果證明有效,可以幫助到弱勢社群,我們便爭取將它納入常規,變成政府恆常性資助項目。已經有超過十個這些關愛基金的先導計劃,現在已經納入政府常規的計劃。

  

最後一個,它本身的名字都叫創新,就是透過一個社創基金推動社會的創新和跨界別協作。

  

扶貧委員會高峰會的意義是甚麼?我當初構想的時候,雖然作為政務司司長,我會領導扶貧委員會,但很多時候去到一些比較重要的決定,都需要行政長官本人去關心。所以一個年度的高峰會,能讓行政長官可以親自關心、親自聆聽扶貧委員會工作過去一年的成效,以及親自聆聽持份者的進一步意見。當然今日對於我本人來說,因為我有很強的福利的背景,扶貧委員會高峰會或許對我本人來說,在扶貧政策中沒有如對其他行政長官那種重要性,但我仍然會堅持每一次都出席扶貧委員會高峰會,主要是聆聽各位持份者意見。

  

這種就政府重要政策舉行由行政長官親自出席甚至主持的高峰會,亦在本屆政府裏成為我的施政風格的重要一環。我已經公布了在以下幾個重要政策範疇都會舉行高峰會,包括青年發展的工作、包括創新及科技的工作、包括一個我比較不那麼熟悉的優質教育的工作,而早前我亦出席了稅務新方向的高峰會。這類高峰會(summit)的意義,我覺得非常重大,但是如果沒有各位的出席以及稍後的互動及積極參與,這些高峰會都會很形式化,所以我在此呼籲大家好好利用今日早上這數小時發表意見。我們的官員,或者稍後濃縮點說他們的工作,多聽大家的意見。

  

這貧窮線我不會再分析,因為今年不是在今日公布2016年貧窮線和貧窮狀況分析,政務司司長去年年底已經做了這工作,所以這資料大家是掌握的。不過我必須像剛才強調,它的價值是讓我們整個社會去加強這認知,所以有人看過數字後說甚麼越扶越貧或我們的工作沒成效,我本人不太介懷,因為根本不是這個意義。希望大家去認知及了解這個貧窮線的時候,都能夠好像我們般支持及認同它的價值。

  

貧窮線裏的重要一環,便是今日我自己觸及,而稍後我們邀請的嘉賓與我們分享的主題,就是房屋。我們早前經過很多討論後,決定官方貧窮線在政策介入後的影響是不包括房屋的,不包括公屋的支援,但我們每年都有將這些數字放在大家面前,讓大家深刻了解到在香港目前這環境或香港這城市,所謂寸金尺土,房屋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如果我們能夠解決市民的住屋問題,其他問題都容易解決。事實上我大膽點說一句,在我剛才所說過去四、五年扶貧的創新措施、資源的投入,在五年之間將福利開支增加八、九成,我們已經很努力做,但如果我們做不到房屋這一環,問題仍然存在。因為房屋介入的扶貧效果往往比其他的現金援助更重要,所以大家如果看到這裏,如果我們政策介入後計及房屋,情況會改善很多。正如我所說,其實它比很多現金,包括綜合社會保障援助更加有效。但看數字或許沒有這樣的感受,我們看看現狀,過去數年,包括我出任行政長官後,我都特別關心住房問題,不過很多都沒有特別去宣傳。圖片裏是一個對比,有一些是居住環境很不理想,小朋友在這些很不理想的居住環境裏成長的照片;另一邊是經過社會一些團體的努力,為他們改善的居住環境,稍後的一節大家亦會聽到這些機構代表向大家分享,有很多都是Ricky的「光房」、「光屋」的項目。有些出席的時候我都是以扶貧委員會主席連同何喜華、羅致光一起探訪這些居住環境狹窄的情況。最近在2018年2月,我再次去,是第三次到深井「光屋」,與居民吃開年飯。現在那裏住了數十個家庭,那種透過房屋將整個家庭提升,將家庭成員的自信心找回來,給回小朋友盼望,沒有任何的現金援助可以做到。

  

為何我今日要說這些例子?有人會說你今日拿這個扶貧委員會來說社會房屋,是避重就輕,這些社會性的房屋你做得多少個?1,000個?1,500個?你解決不到問題。我今日不是以社會性房屋作我說話的重點,我是希望在座數百位關心扶貧助弱、關心小朋友的朋友,你必須積極參與接下來的土地供應公眾諮詢。你必須告訴社會,當我們講扶貧、助弱的時候,我們都需要處理房屋問題。特區政府會致力增加公屋供應,我們明白公屋輪候時間越來越長,現在已經達4.7年,非常不理想。展望未來,暫時我們仍不是很樂觀,能夠在短中期大量增加公屋或其他資助出售房屋的供應。所以接着我們需要社會有一個大的辯論,希望建立一個足夠廣泛的共識,讓我們去尋求土地資源。正如我所說,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自去年9月成立以來,已經非常努力工作。如果今日大家看報紙,我昨天宴請了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成員,一方面為他們打氣,因為接着的工作越來越艱巨,但最重要都是感謝他們過去六個月裏的辛勤、努力。我們大家都不低估這一場討論的難度和挑戰性,但這個問題是刻不容緩、迫在眉睫。我曾經聽過一些反對填海的環保人士說,海不懂發聲,我代海發聲反對你們來「動」我們。在這些居住環境極差的環境裏,有很多小朋友,小朋友或許也不懂發聲,但請在座各位為這些居住環境惡劣、每一日在長大中的小朋友發聲,告訴社會,我們真的需要多開拓土地、多興建房屋。

  

但房屋供應、土地供應真的需時,是有錢都解決不到的問題,所以在公屋供應到位前,我們都要千方百計善用現有的房屋,滿足長時間輪候公屋家庭的需要,特別是一些我們覺得即時能夠幫助他們,為這些家庭帶來曙光的事情。在我的施政報告裏,我提出了特區政府會做「促成者」的角色來鼓勵、協助及促成一些社會上有心的機構去做這些工作。稍後,大家會親自聽到這些有心的機構在過去數年的努力。我不詳細說了,因為大家都會看到,但這些工作真的需要集結社會各界的力量和資源。有心、有力,有時都真的需要有資源,亦要有業主樂意把他們的單位拿出來,包括特區政府。所以我也要求部門去看看在我們手上有的物業或暫時沒有特別用途的土地,是否能夠可以短暫地拿出來做這些社會性的房屋,務求做多一個得一個,為有迫切需要的家庭提供一個即時的房屋解決方案。但長期的解決方法,一定只能夠靠土地供應和房屋供應,所以再次呼籲大家在即將展開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五個月公眾討論中,為你最關心的弱勢社群、你最關心的小朋友發聲。

  

最後我想說的是在我的社會政策理念當中,我非常重視兒童;愛護兒童、支援家庭、鼓勵就業及尊重受助人的選擇權是本屆政府在扶貧、安老、助弱政策中的指導性原則以及我們的理念。在做這個工作當中,我們一定非常歡迎跨界別、跨專業、公私營的合作,讓整個社會匯聚足夠資源解決大家都很關心的問題。

  

再次多謝大家,在一個周六的早上出席今年度的扶貧委員會高峰會,我會一直留在這裏聽大家寶貴的意見。

 

(以上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3月24日在2018年扶貧委員會高峰會開場發言)